☞第一代试管婴儿(IVF-ET) ☞第二代试管婴儿(ICSI) ☞第三代试管婴儿(PGD) ☞ivf工具 ☞IVF流程 ☞IVF常见问答
广州助孕网
24小时咨询专线
新闻八卦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八卦

助孕妈妈是真正意义上的母亲吗?看孩子的反应就知道了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3:54    文章原创来自:南方39助孕 点击:

 

 

第1章 新婚夜!

 

 

 

 

婚房里,霍宁香的手心,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丝。

 

心,紧张得快跳出来!

 

她今天结婚了。

 

虽然没有婚纱,没有仪式,甚至连新郎也没有出现,但是,宁香还是很开心。

 

因为……她嫁给的人,是陆景天!

 

陆景天,最年轻的军区少将,万众瞩目的陆家大少,是整个南城女人的梦想。

 

最重要的是,他是她暗恋已久的那个人。

 

今晚,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

 

霍宁香瘦弱的身子蜷缩在沙发里,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门被人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

 

陆景天一身迷彩,脚下是黑色的军鞋。

 

他在沙发另一端坐了下来,双腿随意地翘在茶几上。

 

明明应该威严无比的少将,偏生几分慵懒。

 

沙发上的小女人,依然熟睡着。

 

陆景天淡淡的看了一眼,俊美的脸上多了一丝玩味儿。

 

陆家与霍家,是两家树大根深的百年豪门,早有联姻的意向。

 

那霍家千金霍曼灵和他,算是青梅竹马。

 

而且,陆景天血型稀有,小时候有过一次生命危险,听霍家说是霍曼灵输血救的他。

 

所以,对于这场联姻,陆景天虽然没有什么热烈的反应,但也没有明确反对。

 

本该是水到渠成的豪门盛婚,却在婚前检查的时候,查出霍曼灵不能生育。

 

霍家不想失去这个联姻的机会,主动提出由霍家私生女霍宁香——助孕。

 

霍宁香,霍曼灵同父异母的妹妹,从不被霍家承认的女儿。

 

陆景天上身微微前倾,仔细的打量了霍宁香一眼。

 

这个小女人,是真的不知道这是一桩“生子婚姻”,还是……

 

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

 

霍家这个私生女,过往的传闻可不怎么好听。

 

这时,霍宁香侧转了一下身子,恬静的睡容落入了陆景天眼中。

 

轻柔的秀发,精致的五官,红嫩的嘴角边,还带着一丝幸福的笑意……

 

这张娇嫩的容颜,令陆景天愉悦了许多。

 

或许,这桩“生子婚姻”,也不全是坏事。

 

陆景天起身走过去,把熟睡的小女人拦腰抱了起来。

 

陆景天将霍宁香放在柔软的床上,霍宁香睡梦中感到一阵凉意,惊醒了过来。

 

她睁眼一看,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

 

“啊,景天!”

 

霍宁香惊吓了一声,下意识伸手推开。

 

陆景天唇角微勾,带着一丝嘲讽。

 

一个不自爱的女人,怎么会害羞!

 

宁香的小脸一片通红,一醒来就是这样的场景,即使已经结婚了,她还是不知道怎么应对。

 

“景天,我……我……”

 

陆景天没有让霍宁香说下去,他已经将她占有……

 

 

 

 

 

第2章 他的冷情

 

 

 

 

第二天。

 

当霍宁香醒过来的时候,陆景天没在身边。

 

昨夜的回忆涌入脑海,她红着小脸,幸福的笑了。

 

她终于成了景天的妻子!

 

简单的收拾后,宁香直接走向书房。

 

出嫁之前,爸爸曾经给她仔细讲过景天的生活习惯。

 

果然,陆景天坐在书桌后,正在阅读一份军报。

 

这一刻的他,不像平时的慵懒,也不像昨夜的狂肆,而是真正军人的冷峻凛然。

 

霍宁香还记得,自己第一眼爱上他,就是现在这种感觉。

 

心,忍不住的怦怦直跳……

 

宁香放轻脚步,走到茶几前,泡了一杯红茶。

 

她把茶杯轻轻放在陆景天桌上,试探着道:“景天,早餐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陆景天静默着,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军报,就像身边没有人一样。

 

霍宁香动了动嘴唇,却再也说不出第二句。

 

昨夜的温柔,或许只是一场梦,不是吗?

 

宁香转身,依然轻手轻脚的向门口走去。

 

就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轻轻的一声,“嗯。”

 

只是这么一声,陆景天再没有别的表示。

 

而霍宁香,身子震颤了一下,整个人被巨大的喜悦淹没。

 

景天同意她给他做早点了!

 

爸爸说得对,石头也有焐热的一天。

 

她只要坚持,景天一定会爱上她的……

 

宁香就像插上了翅膀,脚步轻盈,连身体的疼痛也感觉不到了。

 

她刚要下楼去厨房,忽然,听到卧室里传来手机铃声。

 

那是她给爸爸预设的铃声,爸爸也是霍家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亲人。

 

宁香快步回到卧室,接听了电话。

 

“宁香,景天……对你好吗?”

 

电话里,霍青的声音有点忐忑。

 

霍家本来只是想让宁香助孕生子,一年的婚姻,是霍青为小女儿争取的唯一回报,他却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真的对女儿好。

 

霍宁香被蒙在鼓里,理解不了父亲的担忧。

 

她欢喜的回应道:“爸爸,景天对我很好,你放心吧。”

 

“宁香……”

 

霍青不相信,陆景天的性格他是知道的,那么骄傲的男人,会轻易接受他这个无能岳父的安排?

 

宁香肯定是不想自己担心,报喜不报忧。

 

霍青语重心长的嘱咐道:“宁香,爸爸知道你性子倔不服输,但你进了陆家,千万不要顶嘴,一定要让景天在一年里喜欢上你,不然我怕你到时……没人疼!”

 

差一点,霍青就说出了真相。

 

“爸爸,我真的很幸福。”

 

宁香为了不让父亲无谓的担忧,加大了语调,“爸爸,你放心吧,我保证做个乖巧媳妇,让景天这一年里爱上我的!”

 

霍宁香说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

 

陆景天先前的回应,给了她从未有过的信心,可她却不知道……

 

卧室门外。

 

陆景天脸色冰冷,差点捏爆手里的茶杯。

 

该死的,这个女人原来知道一年的协议!

 

还妄想在他面前演戏,让他爱上她?

 

更该死的,他差一点,就被这个什么都可以出卖的女人骗了!

 

霍宁香结束与爸爸的通话后,再次向楼下厨房走去。

 

匆匆忙忙的她,完全没有看到,角落的垃圾桶里,多了一个变形的茶杯。

 

这儿是陆景天的私人别墅,只有一个中年女佣,负责平时的清洁。

 

当霍宁香做好早点,准备上去叫陆景天的时候。

 

女佣提醒道:“少奶奶,少爷已经回陆家大宅去了。”

 

“回大宅去了?怎么也不等我一起。”

 

新婚第二天,本就该去给长辈问好。

 

霍宁香急忙解下围裙,就要上楼换衣服。

 

“少奶奶,你别急,少爷他……”

 

女佣声音别扭,继续说道:“少爷说了,你不用回去,老太太不想看到一个……野种。”

 

女佣不想说出这么难听的话,可陆景天的命令,她更不敢违背。

 

霍宁香呆滞的站在楼梯口。

 

是呀,她只是个霍家不承认的……野种。

 

连进入陆家大宅的资格也没有,不是吗?

 

宁香苦涩的笑了笑,回过身来问道:“那景天有没有说,他几点回来?”

 

“少爷没说。”

 

女佣把头低了下去,实在是不忍再看少奶奶的笑容。

 

“没说啊,那我做好饭等他……”

 

宁香一步一步的回到了厨房。

 

这是他们新婚第二天,一个人吃饭不吉利的。

 

所以,她一定要等到景天回来,多晚都等。

 

霍宁香这一等,就是一整天。

 

陆景天不仅没有回来,还把她的号码拉黑了。

 

……

 

一个多月后。

 

宁香站在二楼窗口,望着别墅的大门。

 

手,不自觉的抚摸着腹部。

 

她怀孕了。

 

在她想要放弃的一刻,宝宝意外来临。

 

或许,宝宝能够捂热冰冷的石头?

 

 

 

 

 

第3章 伤人的真相!

 

 

 

 

九个月后。

 

霍宁香在医院妇产科的病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

 

剖腹产的伤口还未痊愈,她顾不得疼痛,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宁香姐慢点,小心伤口。”

 

一个小护士推门进来,手里抱着刚刚洗完澡的宝宝。

 

宁香回到床上,小心的接过了宝宝。

 

陆子尚,尚尚,她给儿子起的名字。

 

宝宝一到她怀中,立刻咯吱咯吱的笑了。

 

“宁香姐,尚尚太可爱了,我们科所有人都抢着给他洗澡呢。”

 

小护士站在床前,逗弄尚尚的小肉手。

 

一半是对宁香这个单身孕妇的同情,一半是尚尚太可爱,整个妇产科的医生护士,都对霍宁香特别照顾。

 

尚尚似乎听懂了小护士的话,抬起手摇啊摇,就放在了宁香的病服上,抓啊抓,抓得好起劲。

 

宁香紧紧的抱着宝宝,笑容从未有过的幸福。

 

随即,她整个人突然紧张起来,问道:“夏夏怎么样了,会有事吗?我想去看看她。”

 

夏夏,她的双胞胎女儿,尚尚的妹妹。

 

儿子很健康,可女儿正好相反,一生下来就进了保温箱。

 

小护士也担忧了起来,甚至不知道怎么安慰霍宁香,夏夏的状况实在是不乐观。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人推开,一大群人一拥而入。

 

宁香知道的霍家人全都来了,包括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小姐霍曼灵。

 

而陆家,只来了一个管家。

 

宁香唯一想看到的,等了整整十个月的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

 

“霍宁香!赶紧把字签了!否则有你好看的!”

 

霍夫人从不掩饰她对宁香的憎恶,把一份文件扔在了病床上。

 

签了?签什么?

 

宁香拿起文件一看,五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宁香的心,就像被刀子刺中……

 

她刚刚生下孩子,陆景天就要把她扫地出门?

 

宁香猛地抬起头,看向了陆家管家。

 

陆家管家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是少爷的意思,少爷说了,他只想看到小少爷。”

 

说着,陆家管家大步上前,一把将尚尚抢了过去,然后转身就走。

 

宁香急了,不顾一切的要追上去。

 

霍夫人挡住了宁香,风韵犹存的脸上一片狰狞,“霍宁香,你真以为你是陆家媳妇吗?你配吗?如果不是曼灵暂时生不了,你以为陆家会多看你一眼?”

 

原来……自己只是生孩子的工具?

 

宁香靠着床,身子摇摇欲坠。

 

她面无血色,看向了爸爸霍青。

 

霍青本想走上去,却被霍老太太一把推开。

 

老太太阴沉着目光,“霍宁香,把字签了,霍家会给你补偿!”

 

补偿?那可是她怀胎十月的宝宝……

 

宁香想笑,笑容却浮不上脸颊。

 

眼前这些人,可都是她的亲人。

 

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霍老爷子也开口了,重重的柱了一下拐杖,命令道:“宁香,你签了字,霍家可以正式接纳你。”

 

正式接纳,从野种变成千金小姐?让她用宝宝换取荣华富贵?

 

霍宁香猛地挺直了身子,嘲讽的笑了。

 

够了,她忍够了!

 

无论是陆家,还是霍家,她都忍够了。

 

宁香忽然平静的说道:“能都出去吗?我要换衣服了!”

 

从今天起,她要找回自己浑身的刺,保护自己!

 

“霍宁香,你还想耍什么花招?”霍夫人咆哮起来,习惯性的扬起手,要一耳光打下去。

 

这时,霍曼灵意外的阻止道:“妈,你也别怪妹妹,让我与她谈谈吧,你们先出去,相信我,我会好好与妹妹商量的。”

 

在众人面前,霍曼灵永远是乖乖女的模样。

 

等霍家其余人出去后,她瞬间变色,凑近宁香,得意冷笑道:“霍宁香,我知道你还有一个女儿,要不要我通知陆家?”

 

“你想干什么?”

 

宁香愤怒的捏紧了拳头,陆家要是知道了夏夏的存在,肯定也会把夏夏抢走!

 

“我想帮你,让你女儿留在你身边。”

 

霍曼灵倒没有说谎,陆子尚已经是一根刺,她可不想有第二根。

 

而且,正是因为她的“帮忙”,陆家才不知道夏夏的存在。

 

想到这儿,霍曼灵嫉恨的看了霍宁香一眼,又说道:“只要你签字,发誓永远不认回陆子尚,我就帮你联系最好的医生,让你女儿活下去,怎么做,你选择吧?”

 

选择?

 

宁香根本没有选择,尚尚已经被陆家夺走,她再不能失去夏夏。

 

况且,她已经对陆景天……死心了!

 

她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儿,带着夏夏远离这个城市……

 

 

 

 

 

第4章 宝宝想妈咪了

 

 

 

 

霍宁香就这样和陆景天离婚了,没有任何波折。

 

霍陆两家都觉得事情太过顺利,因为宁香当真一句祈求的话都没有,带着一身傲骨消失了,也没有回霍家去。

 

离开医院后,宁香没有告知任何人,在一块小地方租了个十平米不到的小蜗居。

 

她当然舍不得宝宝,可不用想也知道,陆家绝不会把宝宝给他。

 

而她除了宝宝,什么补偿都不想要……

 

宁香本以为,要想再见宝宝会千难万难。

 

然而就在当晚,陆家的司机敲响了她小蜗居的房门。

 

原来,陆家小祖宗陆子尚造反了,大半夜闹得全家不得安宁。

 

小家伙什么都不愿意吃,乳母也好奶粉也好,就是不吃,还哭个不停。

 

后来突然不知道是谁说了句,是不是宝宝想他妈咪了?

 

无论这话是否正确,在小祖宗哭闹个不停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派人去找霍宁香来,总归是个办法。

 

陆家大宅里。

 

陆景天没有了少将的风采,精神萎靡地靠在沙发上撑着额头,显然被宝宝的哭声给闹烦了。

 

这时,霍曼灵先一步赶到。

 

她想表现一番,可还是打错了如意算盘,因为尚尚这小祖宗,压根就不买账。

 

宁香走进去,就看到霍曼灵把孩子接过去,尚尚张口就是洪亮的哭声,震得邻里三里都听得到。

 

陆老太太看不过去,摇摇头,起身从霍曼灵手中接了回来,安慰着:“喔……小宝贝……小祖宗……不哭了啊……肚肚饿了是不是,马上就把你妈咪接过来啊……”

 

霍曼灵愣在原地,脸都绿了。

 

不但因为陆老太太的无视,更因为就算她日后嫁过来,也改不了这孩子的亲生母亲是霍宁香的事实!

 

陆老太太转过去对老爷子笑说:“小尚尚简直就跟景天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哭得比景天小时候还响,定是人中之龙,这长大后,比景天还出息呢。”

 

陆老爷子刚想接一句,就看到宁香站在门口,“宁香来了。”

 

 

 

 

 

第5章 你吓到孩子了!

 

 

 

 

这两个字就跟炸弹似的,在陆家大厅里炸开,连精神萎靡的陆景天都醒了。

 

霍家人的表情更是同一个:她怎么来了?!

 

陆老太太虽不乐意,却还是说道:“没看到孩子饿了哭得不行吗,还站着!”

 

尚尚哭得厉害,宁香当然心疼。

 

可决定权在他们手上,他们不同意,她又怎敢去抱尚尚?

 

陆老太太命令一下,宁香就走过去,把尚尚接了过来。

 

宁香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没办法像现在这样,抱一抱她的尚尚。

 

谁知道,老天爷这么快又给了她这次机会。

 

重新将尚尚抱在怀里的踏实感觉,让坚强的宁香一瞬间酸了鼻子。

 

她低头才看一眼尚尚,眼睛就噙满了泪水。

 

她还没来得及哄孩子,自己就先跟着哭了,声音哽咽:“尚尚……”

 

陆老太太正准备说她,是喊她来给孩子喂奶的,谁让她在这哭了?

 

可谁知大厅里,突然就响起尚尚咯咯咯的笑声,所有人都愣了。

 

尚尚突然就不哭了,反而笑得开心。

 

小肉手在宁香的脸上拍打着,沾到了宁香脸上的泪水。

 

一个错觉,大家就会以为,尚尚是在替他妈咪擦眼泪。

 

陆景天顿时有一种感觉,那小祖宗闹了他们一晚上,该不会就是在替他妈咪诉委屈吧?

 

不管别人怎么想,宁香的心里却暖了,哭意顿时消失。

 

她看着怀里的尚尚,扑哧就笑出来,“尚尚真乖……”

 

宁香视若无人,她的世界似乎只剩下尚尚一人。

 

她几乎都不用逗,尚尚就乐得很,咯吱咯吱地笑。

 

她给尚尚的笑容,充满了爱,让人一看竟然就暖进了心里。

 

陆景天记得,曾经她也对自己这样笑过。

 

是结婚那晚,她以为自己得到了一桩美满的婚姻。

 

他当时还觉得,她的笑容太刺眼。

 

可后来他经常不归,冷落了她,就再没见过她那么好看的笑容。

 

陆老太太一见宝贝曾孙不哭了,比什么都高兴,也不管其他事了。

 

她将宁香扶了过去:“宁香,快过去坐着。”

 

站立着的霍曼灵,顿时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有些尴尬。

 

霍宁香好歹在此时还能充当一下奶娘的角色,可她竟然什么都不是!

 

宁香把尚尚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

 

现在谁都不敢贸然接过尚尚,陆老太太也跟着坐下来。

 

老太太一个劲地逗尚尚,也顾不得去看霍曼灵如何了。

 

“尚尚笑得多好看哪……”陆老太太也乐得其在,握着尚尚的小肉手直笑,“奇了怪了……你们看这小祖宗,也没肚子饿啊,大半夜的这么生龙活虎,把我们给折腾的!――小祖宗,以后不许这么调皮了知不知道?你太爷爷太奶奶,可没你这小家伙这么好的精力!”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血缘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宁香一走,尚尚就哭闹。

 

可她一抱,他就笑得比什么都开心,一家子都被他牵着鼻子走。

 

陆景天心想,刚出生就敢这么不乖,长大后还不爬到他头上去?

 

想到这,陆景天心里就不舒坦。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凑过去一瞧:“我看看!”

 

巧的是,尚尚偏挑这时候小嘴一张,嚎啕大哭。

南方39生殖中心 李谊微信二维码
公司实力展示
  • 今天凌晨2点多出生小弟弟【助孕成功案例】
  • 今天出生6.8斤小宝宝【助孕成功案例】
  • 开学季,小男孩出生了【助孕成功案例】
  • 捐卵女孩-莫德佳
  • 捐卵女孩-朱丹妮
  • 捐卵志愿者-林翠云
  • 孕妈-何小兰
  • 孕妈-刘敏彤
  • 孕妈-李丽红
  • 试管助孕精子帅选
  • 泰国ALL生殖中心
  • 泰国芭亚泰医院
  • 经理室
  • 公司员工办公室
  • 公司大厅门口
有关部门验证

李谊:139-2235-2985
林丽:138-0298-4966
李欣:139-2955-2205
公司电话:020-2890-9759
公司地 址:广州市白云区广州大道北 南方医院旁 公司网址:https://www.nfivf.com/ 网站map

声明:广州南方39助孕公司南方39生殖医疗中心不做自然,只做试管助孕,让每一位不孕不育家庭如愿所归,通过试管助孕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